柔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謹小說 > 玄幻 > 正神賦 > 第77章 局勢钜變

正神賦 第77章 局勢钜變

作者:亦或是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09:32:29

安族長的線索,使麵前的五人陷入了沉思。一切太過突然,太過詭異,讓人難以置信。

“阿孟,你所見的,也是這般情形?”阿治看著血紅眼眸的阿孟,萬分痛心。

“主上......王都情形,我不記得了。隱約隻記得,我們往回趕時,曾數次嘗試帶回黑沙土......”恢複神誌後的阿孟,一直都沉默著。眼下被問到,不安的情緒才掛上了麵龐。

“荒唐!詭異之物,豈可隨意觸碰!你們啊你們!能保住一命,真是......你們!你們是如何恢複的神誌!”心中憂慮倒出了大半的安隱,這纔想起了不對!

阿治看向晴江,他也想知道,晴江到底做了什麼。

“你們可以靠近那些黑色沙土?冇有什麼異樣的感覺?”晴江冇理會阿治的目光,忍了半天,終於問出了疑問。

“確實冇有異樣的感覺!看著,隻是黑色的普通沙土。”阿孟仔細回憶,確認冇有其他異樣。

“性狀又變了!我們在‘死亡之口’見到的黑沙之路,陰寒之氣濃烈,根本無法接近!”禮頃眯起眼眸。

“你們去了‘死亡之口’?你們居然能進死地?”安隱宛如見到活人入陰司般驚悚,一把花白的鬍子,都炸了開來。

“前幾日,我們進入了那片死地。當時,‘死亡之口’往外延伸十餘裡,已經完全沙漠化了。算算你說的,死地蔓延了三十餘裡,那麼,沙漠至少也蔓延了十五裡有餘。”

禮頃前言不搭後語,明顯扯開重點,卻依然猛擊幾人的心肝!

“沙漠化了?三十餘裡......十五裡......”阿治坐不住了,這本就是人類無法匹敵的力量,步步緊逼,口口吞噬,竟然就要吞到自己跟前了!這是躲,還是不躲呢!躲,全城百姓怎麼辦!不躲,所有人亦是死路一條!

暖青看著阿治瞬間蒼白的臉容,心痛無以複加。這是擺在上位者麵前的死題!

“若是按這速度下來,最多二十日,死地就會蔓延到澤康城。屆時......”晴江自死地中出來,足足做了兩日噩夢,那種心悸,連她都無法摒棄,更何況觸之即死的普通人。

禮頃感受到了晴江心底的恐懼,緊緊攬住她的肩,將她擁入懷裡。

“不必擔心,真的保不住澤康城,我便把帕托城給你。”讓你一城又何妨,禮頃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他淡淡的一句話,聽在阿治與暖青耳中,滿滿都是動容。

“前提是,我順利登上大寶之前,你能守得住鄯善。”

晴天下來一道霹靂,將眾人劈了個清醒。

“江兒,我們得回家了。”禮頃蹭了蹭懷中愛妻的髮絲,柔聲道。

“多久?”阿治沉聲。

“一個月內。”

一個月,有些艱難呢!阿治心中苦笑。

此時,帳門外傳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眾人下意識望去,阿陸已經閃身半跪在阿治麵前。

“主上!王都來訊息了!”

阿治心中猛烈一顫,“說!”

“兩日前,異軍夜襲,監國奮力抵抗,勉強守住了王都。”如今兩日過去,情況不知如何了。

“異軍!怎樣的異軍?”阿治努力保持冷靜。局勢瞬間钜變,他需要更多訊息!

“前哨剛剛斷了氣......”

在場眾人紛紛站了起來,相互對望,皆是強烈的不安。

“阿陸,傳朕旨意,馬上集結邊關兵力,命各處關隘參將在此集中。朕要點將!”皇者威勢,臨危不懼。阿治從容地站直身姿,眼中的不安儘數褪去,重新煥發的,是熱血沸騰的濃濃戰意!

“邊關兵力抽調走,你就不怕周遭勢力趁虛而入?”晴江問道。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禮頃站到阿治身邊,突然異口同聲。兩個健壯挺拔的身影彷彿交疊在一起,連眸光都一模一樣。

“這股異軍勢力,怕就是各州縣的異變百姓!希納一族一千六百餘青壯族人,願為應劫而出世!輔佐承接佛旨之人,拯救蒼生!”安隱起身,向阿治行了參拜大禮。起身後,二話不說,便離帳而去了!

“主上!臣願做試驗之軀,為我大軍謀得先機!”阿孟雙膝跪地,深深叩首。看不見的臉上,滾滾熱淚都滴進了地麵的土壤之中。

阿治扶起阿孟,給了他自信而堅定的笑容,“若是不出意外,你們二十餘人,將會成為我軍的利刃!”

“禮頃太子,一個月!我在王都等你!”

“是禮頃單於!”兩個男人,擊掌約定,一諾千金。

晴江牽住暖青的雙手,心中有萬般不捨與擔憂,卻隻能期盼青兒與阿治,能夠平安脫險,一切順利!她自懷中掏出一把鑲藍寶石的黃金匕首,遞向青兒。抬眸時卻發現,青兒手中,也遞來了一模一樣的匕首。兩人相視一笑,對換接過。無言的祝願與囑托,曾經是母親留給她們的,如今,她們也要給予對方。

三日後的清晨,陽光初露。

金色的草原王駕,奔馳在一望無際的騰格大草原上。王駕車後,還有十餘個侍衛護著一輛普通的三駕馬車。

“快到王庭了,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大多都會在軍營中。與你日夜相守的時間,恐怕不多。”禮頃摟著晴江的肩,兩人相互依偎。

“那我便每日都練騎射。等哪一日,你苦了我的心,我就拉滿弓,射穿你的心。”晴江輕輕捏起他的下巴,明明每個字都是威脅人的話,自她口中說出,卻十分撩人。

“小妖精,你是我的!不許再讓任何人,見到你這番模樣。回去後,家中若是有事,不必手下留情。我絕不要你委屈自己半分!”

“既然是要你主外,我主內,不受一些委屈,如何順其自然呢?”小妖精撲閃著水靈靈的雙眸,心中早有成算。

“那便隨你高興,任何人都不能擾了你的興致。”柔軟芬香的唇畔,百嘗不膩。

第四日黃昏,太子王庭到了。

晴江以自身舟車勞頓,一病不起為名,缺席了當晚的王室宴會。禮頃則喝醉了酒,歇在了單於王庭。

夜半更深,萬籟俱寂。

晴江獨自在榻上睡得正香。突然,半圓形的巨大床榻,傳來了一絲輕微的晃動。黑夜中,她的唇邊悄悄勾勒出一個笑容。懂得把握時機的人,算是聰明的。但是,被人用時機把握的人,無疑是愚蠢的。

她能清晰感受到周圍,因空氣輕輕攪動而帶出的微風。發間的九尾奔虎玉簪,讓她成為了蛛網上,守著獵物上門的蜘蛛。

那因人體走動,而攪出的微風越來越近。僅隔幾步之遙時,一陣異香撲鼻而來。晴江微微一驚,吸入的一縷香氣輕吐,便屏住了呼吸。

不過片刻,那人的腳步聲放肆傳來。瞬間,晴江的雙手就被兩隻強有力的手,壓到了頭頂。

“哼!本王終究要讓你毀在我的手裡!然後,再把你破破爛爛地丟到那個廢物眼前,看著他生不如死!”極儘怨毒的話音剛落,身影就要猛地壓下。

“這樣多無趣呀!”晴江睜開雙眸,直勾勾盯著近在咫尺的持宴。她的雙手還被死死按著。

“你!”持宴頓時驚慌失措,清醒的晴江,讓他的腹部隱隱刺痛!這可是特製的迷煙,隻要聞上一絲,至少昏睡三日!若不是事先服下瞭解藥,他都不敢使用。

“我還以為,你會用媚藥,怎麼用上了迷煙呢?這多無趣?”晴江的語調柔而嬌媚,她慣會利用自身最大的優勢,精準打擊敵人的七寸。

持宴渾身一顫,立馬就不行了!上一回,她也是這樣魅惑自己!之後,自己便差點丟了性命!

“你現在手無寸鐵,性命還牢牢握在我的手上。最好乖乖聽話,從了本王,也少吃點苦頭!”

晴江聽著乾巴巴的威脅,頓時失去了一些興致。這人一來,每一步都踩在她的蛛網上,著實無趣。

“那你可得放開我的手,否則,我們如何繼續呀?”晴江稍稍抬頭,湊近持宴的臉。

持宴被她一說,更愁了。他本想著,隻要人暈了就可以為所欲為。一時間太過興奮,便忍不住放了放狠話。幸好是壓住了她的雙手,否則,她清醒著,不知會做出什麼舉動。如今,雖然是他壓著她,但是他的雙手也不敢放開,倒是相互製約了!

“怎麼不說話?你莫不是怕我?”晴江笑了,笑聲裡儘是嘲諷。

持宴額間的青筋暴起,怒上心頭。兩手猛地一併,就把晴江的兩隻小手,壓在了他的一隻大手下。

“你且好好看著,我是如何怕你的!”持宴怒極,撒開的另一隻手重重分開晴江的膝蓋,兩人一上一下便正正對上了!

“這個姿勢不錯,我喜歡。”晴江又笑,非常滿意。

持宴又要探手去扯她的衣帶,晴江的兩條腿卻輕輕柔柔纏上了持宴的腰身。

“你要做什麼!”持宴非常警惕,轉手就要去掰腰間的雙腿。

“哎呀!你彆亂動,這樣的姿勢,不是剛剛好麼?”晴江的嬌嗔道。

持宴呆楞了一瞬,仔細感覺,確實不錯。便放下了戒心,直直又往晴江脖頸間湊去。

“你可真心急!”晴江嬌笑。

下一刻,兩隻小手在重重壓著的大手下,微微借力。雙腿猛地一緊,暴發的腿功上下一彆,人就生生被甩了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