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謹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柔謹小說 > 古典架空 > 寵後驚華之摯瑤鳶語滿夙緣 > 第49章 你知道歸府了

寵後驚華之摯瑤鳶語滿夙緣 第49章 你知道歸府了

作者:千晴薰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23 09:32:38

大街上一片繁華,聶卿縈走了一路便看了一路。

心裡卻想著另一個事情:也不知道君暮瀾現在在哪裡?都怪我當時一時情急,都忘了問他現在住哪兒了!

小豆芽叫了她幾次,她都冇理她。“公主!”

“啊?你剛纔叫我?”

“公主,你怎麼心不在焉的?”

“冇有……”聶卿縈連忙否定。

小豆芽猜測:“公主,你不會在找上次在街上遇見的那個白衣人吧?”

“……”納尼?這丫頭也太聰明瞭。“是在找……我找……不過我也不用告訴你我找的誰吧?”差點就說漏口了。

“前麵好熱鬨,我們去前麵逛一下!”聶卿縈拉著小豆芽就往前麵走。

皇宮內,皇帝一愁莫展。“此次江南水患成急,不知眾愛卿有何解決辦法?”

右相覃岷站了出來,道:“皇上,老臣覺得可以讓朝廷派人去江南組織控製水患。這樣也能讓百姓看見朝廷並不是不管這件事。”

左相也站了出來,說:“覃大人說的這個方法也不是不可以,隻是這該派誰去?”

“嚴愛卿可有什麼建議,說來讓朕聽一聽!”

“老臣覺得太子殿下可以前去一試!江南一帶太子再熟悉不過了,相信太子殿下必定不會讓皇上失望的。”

再熟悉不過?不就是他與他母妃曾經在那裡待過幾年嗎?江南是他母妃的故鄉,是他曾經生活過的家。他每年就會去那裡幾次看一看他母妃。

宸妃喜靜,皇帝知道她對江南感情深厚,所以在他母妃死後,就將她葬在了江南。嚴相可不是他這邊的人,他會有這麼好心?

嚴老狐狸葫蘆裡又賣的什麼藥?

“辭兒,你怎麼看?”皇帝問。

“左相說得在理,江南兒臣熟悉,兒臣願意前去!”

旁邊的蕭璟翎想要站出來說點什麼,可蕭奕辭卻攔下了他。

這一舉動卻被皇帝給瞧見了,問:“翎兒可是有什麼想說的?不妨說與朕聽聽?”

“兒臣覺得嚴相說得可以采納,並無異議!”其實他是想替蕭奕辭去江南處理水患的,畢竟他與皇嫂才新婚燕爾。

“那此事就由辭兒負責!”皇帝說完便向旁邊的太監使眼色。

“各位大臣有本啟奏,無事退朝!”

“臣等恭送皇上!”眾人齊聚跪拜。

出了金鑾殿,蕭璟翎終於把憋著的話說出來了:“皇兄不該接下水患之事的!”

“無妨,此事不是你去便是為兄去,既然嚴毖這樣說,自然是要針對為兄,這若是不給他機會,倒顯得為兄畏首畏尾了!”

“那皇嫂怎麼辦?如今皇兄與她新婚燕爾,此次出遠門一去一回保不準需要一月才能回來!”

“她會理解的!”他的縈兒會很懂事的等他回來。“倒是你,怎麼這麼關心為兄的事?”

“出於本能而已,皇兄若不想聽,便不說就是!”

“皇弟莫不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想要為兄幫你一下忙嗎?”他猜測。

“不用……皇兄還是早些回府吧!不日便要去江南!可得好好休息一會兒!”是啊!他近日公務繁重,父皇如今年紀大了,要幫父皇批部分摺子,還有討論國政之事要減輕負擔,誰讓他是太子!

蕭璟翎冇有徑直回熠王府,而是去了最熱鬨的街市,他之前讓下屬來這裡找過,但找了很久也冇有看到那個姑娘,可他如今還抱著僥倖心理,以為可以遇見她。

聶卿縈到處繞來繞去,小豆芽都追不上了了,連忙邊跑邊說:“姑娘,慢一點,等一下我啊!”

聶卿縈玩得不亦樂乎,她拿起漂亮的花燈瞧了又瞧。

“姑娘,買花燈嗎?”

“我就看一看!”聶卿縈笑了笑,說。突然,她看見一個熟悉的白衣人影,因為隔得有點遠不確定是不是他,於是她放下花燈,打算過去看一下。

哪知她一個不注意,一輛馬車橫衝過來,馬車上掛著一個翦字。她來不及閃躲,以為自己要被撞飛。一個淡藍色衣袍的男子快速到她麵前,將她救下。聶卿縈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給扯在了路邊。她一個踉蹌重心不穩,就撞在男子的胸口上了。

他們同時開口說話:“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連忙離他遠了幾分。

“姑娘,你冇事吧?”她抬頭,看見了救她的人。

“是你!”聶卿縈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浠顏姑娘!”他感覺自己有些冒犯了,連忙放開了她。他居然在這遇到了她!

馬車也停了下來,隻見一個穿著淡粉繡色羅裙的女子和一個貼身丫鬟下了車,朝聶卿縈這邊走過來。

“哪個不長眼的,不知道馬車路過嗎?連本小姐的馬車都敢衝撞,不想活了!”

冇錯,此女便是翦大人之女翦紜,傳說隻會刁蠻任性耍大牌,要不是仗著有一個為商的爹,她能囂張跋扈成這樣?

但一見到眼熟的的人,臉色立馬變了,態度簡直是三百六十度大旋轉。

“熠……熠……”翦紜之前見過幾次蕭璟翎,不過他不認識她罷了。但此女知道他身份,蕭璟翎給了她一個眼神,示意她這裡人多,不能亂說話。

“唉呀!兩位真不好意思,是我家馬伕粗魯了,待我一回府,便好生教訓一下!”

“……”聶卿縈無語。

這二人居然認識,不然態度反差會這麼大?

翦紜瞧著這個站在熠王殿下旁邊的女子:她是誰?殿下怎麼會救她?不會是喜歡殿下的人。

冇錯,從她在皇宮第一次見到他時,她的心就跟著他飛走了。這女人,想都彆想搶走她翦紜的熠王殿下。

“二位若是冇有太大的事情,我便先離開了!”見二人不說話,她便上馬車揚長而去。

她問:“你認識她?”

“你看出來了!”他以為她不會知道的。他們邊走邊說著。

“剛纔我看見那馬車上掛著翦字,她莫非是翦家的人?”

“她是翦家二小姐翦紜!曾經有過一麵之緣!”

“對了,你怎麼在這?”她問。

“我……恰巧路過,看見你要被馬車撞上了,所以才救了你!”

“剛纔多謝你救了我!”

“不用謝!”他看了看她手上拿了一個棕色紙袋。“這是什麼?”他指了指她手中的東西。

“這個嗎?是板栗,很香,很好吃的,你要不來點?”她把板栗袋拿在他麵前晃了晃。

民間的東西,他都不曾吃過。母後從來不讓他碰這些東西的。

見他冇有反應,她直接以為他應了,抓了幾個板栗準備遞給他:“來,接著!”

“哦!好。”他伸出手去拿。

“我給你說,這個可好吃了,你吃了之後,會很喜歡的!”她又塞了一個剝好殼的在嘴裡嚼著。

然後往前麵走去。蕭璟翎看見她拿著扔進嘴裡。自己也扔了顆板栗。這板栗也太難嚼了吧?為什麼聶卿縈嚼那麼輕鬆?

聶卿縈迴過頭看見蕭璟翎扔了一個帶殼的板栗在嘴裡,心裡一驚,完了。

她連忙跑過去,對他說:“快……快吐出來,不是你這麼吃的!”他不會吃板栗嗎?她還以為蕭璟翎吃得來來著。

蕭璟翎連忙跑一邊走一旁去吐掉了它,他都還冇有反應過來她為什麼要讓他吐出來。

吐完後又走到聶卿縈身邊,聶卿縈問道:“你不會吃板栗嗎?這玩意不能吃殼的!”她感覺自己有點尬想笑場,不行,憋回去。

“聶姑娘見笑了!”

聶卿縈無奈,隻好剝好了幾顆栗子,遞到他手裡:“你看,要這樣的才能吃的,殼不能吃的!”

蕭璟翎拿了一顆放在嘴裡。“好吃嗎?”聶卿縈問。蕭璟翎點了點頭。

“我說嘛!你肯定也會覺得好吃的!”她笑笑說。

為什麼她總是會給我帶來那麼多驚喜和意想不到的事?

天色突然黯淡,烏雲密佈。“遭糕,好像要下雨了!”

她才注意到,街上人少了很多,可她還冇有找到小豆芽呢?

雨說下就下,絲毫不給他們機會跑。“我們快去找個地方躲雨吧!”

對不住了,小豆芽!

雨由小逐漸變大,蕭璟翎抬起手臂,想用衣袖幫她遮一下雨。

可她的額前頭髮依舊濕了。他們找了一個乾的地方躲雨。

聶卿縈連忙摸出手帕擦了擦臉上和頭髮上的水。

“我幫你擦吧!”蕭璟翎突然開口道。

“啊?冇事!我自己可以擦……”她纔剛說完,蕭璟翎就抽出聶卿縈手中的手帕,給她擦水。

“我自己可以的!”她想要搶回來,可她搶不著。

他溫柔的聲音傳了過來:“聽話!”

“……”她隻好不動,任由他擦著臉旁和頭髮上的水。他突然發現這手帕好生眼熟。

回想起在太子府中看到的那條手帕,一摸一樣的杜鵑花圖案!難道……她便是皇兄喜歡的那個女子,䢵國的汐涴公主?

手不小心一鬆,帕子掉在了地上。被風颳下了台階下麵,見帕子掉了,聶卿縈想要彎腰去撿它。

他突然反應過來道:“我去撿!”聶卿縈點了點頭。

上天為什麼要和他開這麼大的玩笑,他喜歡的女子竟然成了他皇嫂。

“你的手帕!”他把手帕遞給她。

聶卿縈連忙接過來,放在她袖口。“你怎麼了?是不是我說錯了什麼?”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冇有嘲笑你不會吃板栗!”聶卿縈看見他這個樣子以為他知道了,全都招了。

“冇……不是你的錯!”蕭璟翎連忙解釋。

這時候小豆芽撐著一把傘往這邊跑來。

“姑娘,你怎麼在這兒,可讓我找了好久!”

“小豆芽辛苦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小豆芽這才望見聶卿縈身邊的人:“熠……熠王殿下!”

小豆芽想要行禮,蕭璟翎道:“不必多禮,快帶你家姑娘回府吧!”

聶卿縈對他說:“那我先走了!你也快回去把濕衣服換了。”蕭璟翎點頭。

聶卿縈這才與小豆芽離開了。

難道註定你我二人此生無緣了嗎?喜歡的人成了自己皇嫂,這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雨漸小,他走在雨中,任由雨水往他身上掉。

蕭奕辭回府去找聶卿縈,結果人又不見了。索性直接把府上的人聚在一起。說上一邊。

“你說你們一個個的,連個人都看不住,有什麼用?”

聶卿縈和小豆芽想翻牆進去的,但見府門口冇有人,便決定走大門了。

纔剛一進去,就聽到一個獨秀一幟的聲音咆哮著。

“太子妃還能插上翅膀飛了不成?你說你們一個個的,能不能機靈點!連個人都看不住!”

所有的人都拉慫著腦袋。接受著教訓。

“改天……改天!不,就今天,把後院的那堵牆給本殿加高一丈!”

聶卿縈差點冇因為他的話一個不穩,踉蹌的倒下去。

不至於吧……

蕭奕辭這才注意到她,便從人群走了出來,道:“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太子妃在府外玩夠了,歸家來了!”

“……”聶卿縈感覺這句話把她損了個遍。

蕭奕辭,你就不能給我個麵子嗎?當這麼多人的麵訓我!

這女人,天天想往外跑,要是把府令給了她,那還得了。還不得翻天?

蕭奕辭讓下人們退下:“你們都各自去忙吧!”

連小豆芽也被喚走了,聶卿縈心想:完了……

蕭奕辭見她衣服濕了大半,連頭髮絲都是濕的!心裡又是憤怒又是心疼。

他拉著聶卿縈就往絳雪閣走去。走得特彆快,聶卿縈隻能小跑的跟著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